信仰之火 熊熊不息(图)
本报记者 朱雪军 杨 静 文 /图金桂、翠竹、香樟盘绕下,一栋青砖灰瓦的清代砖木结构民宅静静站立。初秋的午后,记者走进坐落宜丰县芳溪镇下屋村的熊雄新居。百余年前,少年熊雄曾在此学文习武,立志要将我国从苦楚与灾祸中摆脱出来,完成中华民族的独立、自在与解放。尔后,山河动乱的苍茫大地间,熊雄一向把个人志趣同国家、民族的命运相连,他怀揣对抱负的神往和寻求,艰苦求索、四处奔走。从儿时的“培兰书屋”到日本东京的“浩然庐”军事学校;从巴黎到莫斯科;从中共旅欧支部到黄埔军校政治部……熊雄用他35岁的人生,凝成一束熊熊火炬,照亮了暗夜。“人世奋斗几日平/漫漫也应到拂晓/听潮夜半黄埔客/充耳哭声和笑声”这是熊雄赠给黄埔军校学员的一首短诗。诗中,不只需以全国兴亡和大众疾苦为己任的博大胸怀,更有共产主义远大抱负必将成功的坚决崇奉。周恩来曾说:“宣扬黄埔要宣扬熊雄。”穿过前史的烟云,我国共产党前期无产阶级革新家、我国共产党最早从事革新戎行政治作业的出色领导人熊雄的形象逐步明晰。 修葺一新的熊雄新居 熊雄手写明信片 军校学生上政治课 辛增明在收拾熊雄相关史料铁血墨客寻真理1919年12月3日,由香港开往法国巴黎的邮轮“宝勒笳”号慢慢停靠码头,跟着人山人海的人流,一位身穿灰布长衫的青年拎着行李走下船来。青年名叫熊雄。此刻的他,历经长达七八年的兵马日子,亲眼目睹了军阀割据比年混战,他意识到,一度被他奉为救国救民良方的老式民主革新无法救我国于水火,他决然辞去湘军上校顾问一职,远赴法国勤工俭学。寻求救国救民的路,弯曲而绵长。1892年,熊雄出生在一个家底富裕的家庭,五岁起,便在私塾读书习武,不只熟读经史子集,且身手灵敏,两张并排的八仙方桌,他可悄悄一跃而过。此刻的我国,正值甲午战争之后内忧外患交煎之时。1906年重阳节,14岁的熊雄和兄弟们登上村头的青云塔,宣布“我辈青年应志在四方,不能再作坐井观天”的慨叹。尔后,熊雄考取瑞州府中书院(今高安中学),继而考入南京优级师范书院。在新式书院,他不只接触到自然科学,更接触到行进思维。那时正值清王朝毁灭的前夕,革新的浪潮席卷全国。在前史激流的强烈冲击下,熊雄无法再安静地守着一张书桌,他决计解甲归田,探究一条救国救民之路。在李烈钧领导的江西新军学生军,熊雄相继参加了“湖口起义”和“二次革新”,他自号“铁血墨客”,成为学兵团领导者之一。“二次革新”失利后,熊雄到日本,入读孙中山兴办的“浩然庐军事学校”,后又回国参加护国护法运动,因屡建战功,提升护国湘军总司令部上校顾问。但是,从一介墨客生长为一位上校军官,熊雄的心境一向酣畅不起来,在他的眼前,国家苍凉,遍地狼烟,满目疮痍,我国的出路终究在哪里?这种苦闷怅惘、忧国忧民的心境在他登巴黎埃菲尔铁塔时所作的诗中表露无遗:“登高东望一咨嗟,长剑倚天信手拿;北海鲸鲵终就戮,南圻逐鹿竟谁家?”在巴黎,熊雄结识了许多行进留学生和华裔工人,接受了社会主义思潮濡染,在熊雄留下的名贵文稿中,明晰地记录着他在思维上的巨大革新——“处处都可以发现资本主义的罪恶,和劳动者的苦楚”“我国的出路应该是社会革新”“俄罗斯十月革新的成功,也是一个大依据”。从此,他坚决地挑选了崇奉马克思主义。1922年3月,熊雄转赴德国留学,并参加共产党。其间,他参加组建了旅欧我国少年共产党。不久后,受安排差遣,熊雄在苏联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我国班和赤军学院学习戎行的政治作业。簇新的军事练习和政治练习,使熊雄的无产阶级人生观、世界观进一步确认。他确定,无产阶级革新路途是解救我国的仅有路途!理论家“熊婆婆”1926年,熊雄任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掌管政治部作业,是我国共产党在黄埔军校的首要负责人之一。慎重和顺、毫无架子的他,很快就与学生们接近起来。他的学生许光达回忆说,“中高的身段,和蔼的容颜,刻苦耐劳的精力,讲了一遍又一遍,是那样一个不畏繁琐的教师,这便是熊雄。”在军校四期生陈远湘的记忆里,熊雄经常到睡房里来,和咱们一同“摆龙门阵”。“随意挤在床上,躺躺靠靠,凳上坐坐,毫无长官架子。听到咱们在革新理论和原则性上争辩有过失时,也不大加责备批判,只说一句‘关于这方面,你们可以看看某某书,或某章某节’,当听到咱们谈到风趣的问题,他也会哈哈大笑。”正因为熊雄与部下、学生共处和谐,学员们背面都亲热地称他为“熊婆婆”。在成为青年人的良师益友的一起,熊雄雷厉风行打开了一系列建章立制作业。他延聘恽代英、萧楚女等共产党人为政治教官,约请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比及军校作政治演说,亲身教育《军校中的政治作业》等课程,向军校学生叙述三民主义和马列主义的根本理论知识;借黄埔第四期招生之机,多选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国民党左派入伍;坚持“联合左派,争夺中心力气,对立极点的反动实力”,与军校内的右派实力进行合法灵敏、互不相让的奋斗。拿手戎行政治教育的熊雄还掌管兴办了《黄埔日刊》、“血花剧社”,紧密结合局势对全校学员进行生动活泼、有的放矢的政治教育——他孜孜不倦教训学生“要时时间刻干革新作业”“不使自己变成反革新或假、半革新派,要为党的主义即为被压迫民族――特别是工农利益而奋斗献身”!他教育军校学生,“为革新而死,便于革新有贡献,反之,为升官发财、为爱情、为军阀作喽啰等毫无意义的死,即便死了不计其数,仍是不得善终。”他宣布文章留念列宁去世三周年,文末他大方激昂地说:“黄埔学生!你们要知道年代,预备年代需求,为被压迫民众的需求而革新而死!我愿这样和你们同路去死!”一声声呼喊振聋发聩,发人深思。今天,再次读到这些文字,仍然让人热血沸腾。“好,我走了”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逆前史潮流而动,在上海发起反革新政变,一时血雨腥风。黄埔军校是广州反共“清党”举动的重中之重,揭露了共产党员身份的熊雄天经地义成为“清党”目标中的首要人物。4月15日,军校代校长方鼎英找熊雄说话,再三劝其出国。熊雄义正词严地呵责蒋介石的反革新行为,表明“要将一腔热血洒在黄埔岛上”,提出,即便要走,行前也要与军校师生讲一次话,要“光明正大地走”。次日早晨,面临全校师生,熊雄勉励咱们遵循孙中山遗言,将国民革新进行究竟。会后,咱们将熊雄送到码头,登上汽艇。汽艇驶至珠江江心时,遽然“机件失灵,停下检修”,熊雄被隐秘拘捕。熊雄入狱,革新的熊熊烈火并未就此平息。1927年5月初的一天,广州南石头监狱有人在巷道里大声叫道:“熊教师来和咱们在一同了!”这句话犹如巨石投水,黄埔军校被“清”出来的教官、学生、入伍生不论狱卒的呵责,纷繁涌到西楼巷道。关于这一段前史,在1984年广东省党史研讨委员会举行的“南石头监狱奋斗史座谈会”上,从前的黄埔军校学生杨南邨回忆说,“熊教师来了,咱们心底如同有了一位领头人,曩昔昂首闭口待死的苦闷心情为之一扫。”每到“放风”时,咱们都成群结队围在熊雄牢房前,和他攀谈。熊雄告知同志们,“此次的事情,不是一时的风云,而是我国革新关头的转折点,咱们要作好长时间的计划,安排起来,联合大众。”其时才19岁的宋时轮的牢房间隔熊雄的牢房只需两个房间,熊雄鼓舞他说:“不必怕,我是揭露的共产党员,又是黄埔的最高领导之一,枪决、杀头,首要轮到的是我熊雄。我都不怕,咱们还怕什么?要坚持下去,奋斗究竟!”5月中旬的一天,熊雄被押出牢房。最终的时间来临了,他大声和咱们道别:“好,我走了”。熊雄壮烈献身,时年35岁。许光达大将在一篇思念熊雄的文稿中留下这样的文字:“熊雄同志啊,倘若不是你其时给了咱们政治的兵器,指示了行进的路途,哪里可以留下前史的荣耀!”1984年,聂荣臻元帅写下“熊雄勇士永久活在咱们心中”的条幅,思念旧日战友。永久的思念斯人已逝,而回忆长存。在熊雄新居,70万字的《熊雄传》《熊雄在黄埔》静静地摆放招供翻阅。封面上,熊雄目光如炬,温文而坚决。书的作者、宜春党史研讨专家辛增明已年近七旬,青丝满头。在他的心里,熊雄的面貌从含糊到逐步明晰,花了30多年。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辛增明因作业的原因,接触到熊雄的部分史料,他被熊雄那种寻求行进、勇于探究的精力深深感动,萌生了为熊雄写一本列传的主意,但那些流散在年月中的故事零零散散,无法连缀,一向到他退休,书稿才得以完善。为恢复熊雄生前发生过的一个个瞬间,辛增明曾自费跑到广州,在广州省立中山图书馆、黄埔军校原址留念馆、广东革新前史博物馆汗牛充栋的史料中一页页查阅;他还造访了广东省政协文史委、广东省黄埔同学会,把《黄埔军校史料汇编》《中心陆军军官学校史稿》等前史文献翻拍复印,积累了数百万字的材料;他学会了用电脑,一个字一个字地将两部书近70万字敲出来。回忆起这些往事,辛增明说:“我只觉得那是一件该做的事,非做不行的事。”他发现了一个又一个充溢勇气与革新抱负的细节。如蒋介石北伐前亲笔写给熊雄并嘱之发布的“几句临别的话”手迹;还有熊雄生前揭露宣布的最终一篇文章。关于熊雄生平的恢复,就在这一个个细节的显现中,逐步完好起来。在宜丰,研讨、宣扬熊雄的不只是辛增明。宜丰县熊雄研讨会会长熊淼如介绍,2012年8月,宜丰县整理修葺了熊雄新居,安排成立了宜丰县熊雄研讨会和熊雄新居管理所,编辑出版了刊物《传承》,建立了熊雄研讨会网站;“江西我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赤色教育实践基地”“南昌工程学院马列主义学院教育实践基地”也相继落户熊雄新居。熊雄勇士的侄孙、宜丰县熊雄研讨会秘书长熊七光说:“我逐步感受到一个革新家的初心与崇奉。有这样的勇士爷爷,我很自豪。”现在的芳溪,杂花生树,绿意盈野。少年熊雄眼睛里苍凉破落的村庄,现在满眼是美丽的小楼。从全国各地来的参观者川流不息,他们有的胸前佩戴着党徽,有的打开鲜红的党旗,重温入党誓词。熊雄新居正厅的挂像上,熊雄一身戎装,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他该是欣喜的,为朝气蓬勃的今天我国。记者手记什么是崇奉?隔着年月的长河,重读熊雄勇士的生命华章,咱们收成了答案。35岁,他时间短的生命为崇奉而开放,因崇奉而光辉。他一览无余,只需安于祖业,闲适、功业,容易可得;而忠诚自己的崇奉,出路布满荆棘,甚至是逝世……但他心意坚决:要为国家的出路忧虑,为民族的命运反抗。他将崇奉的熊熊火炬,在沉沉暗夜里高高举起,以极大的勇气大方赴死。这是一种多么的担任?!志者,为民族救亡图存,誓为万世开和平;仁者,舍身求法为民立命,献身自己以解全国之危。一代又一代和熊雄相同的共产党人,把国家、民族甚至人类的命运,扛在自己的肩上。虽然年代有异,应战不同,但如山的抱负、如磐的崇奉、坚决的志趣,一向是咱们前行的动力,值得咱们永久据守。崇奉之火,熊熊不息。赤色基因,代代相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